1. <ins id='rffv7'></ins>

      <fieldset id='rffv7'></fieldset>
    2. <tr id='rffv7'><strong id='rffv7'></strong><small id='rffv7'></small><button id='rffv7'></button><li id='rffv7'><noscript id='rffv7'><big id='rffv7'></big><dt id='rffv7'></dt></noscript></li></tr><ol id='rffv7'><table id='rffv7'><blockquote id='rffv7'><tbody id='rffv7'></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ffv7'></u><kbd id='rffv7'><kbd id='rffv7'></kbd></kbd>
    3. <acronym id='rffv7'><em id='rffv7'></em><td id='rffv7'><div id='rffv7'></div></td></acronym><address id='rffv7'><big id='rffv7'><big id='rffv7'></big><legend id='rffv7'></legend></big></address>

      <code id='rffv7'><strong id='rffv7'></strong></code>

        <i id='rffv7'><div id='rffv7'><ins id='rffv7'></ins></div></i>
          <dl id='rffv7'></dl>
          <span id='rffv7'></span>
          <i id='rffv7'></i>

            養父母訴女給付贍養費 執行“110”出擊打通親情路

            • 时间:
            • 浏览:25

              人民網北京5月17日電 (陳羽)一起收養關系案件 ,剛出生不久的女嬰被收養人養大成人;而養育者已雙雙進入耄耋之年  。就是這樣一個案件  ,確定贍養義務的生效裁判文書卻一直得不到執行  ,在執行110的新機制下 ,這起17年沒有得到執行的案件  ,日前在北京市房山區法院得到瞭有效執行  。

              一個求助電話 ,牽出一個執行舊案

              “喂……是  ,唐法官嗎?我  ,我是申請人孫志財  ,您可得幫幫我啊!我和老伴兩個人已經快沒飯吃瞭!嗚嗚嗚……”

              2018年3月一個普通的工作日 ,唐晶晶法官像往常一樣接聽當事人的電話  ,但不同的是 ,電話那頭傳來的是一個蒼老無力並帶著哭腔的聲音  。

              “大爺 ,別著急  ,有什麼事情您慢慢說  。”唐法官一邊安慰申請人一邊做好記錄  。原來  ,這是一起十二前年的執行舊案……

              二十餘年養育恩  ,關系解除如陌路

              由於不能生育  ,孫大爺和鄧大媽於1971年經好心人聯系收養瞭剛出生不久的孫某  ,二十多年含辛茹苦  ,省吃儉用將其撫養成人  。本以為養女能防老  ,沒想到這一切都在孫某嫁給田某之後破碎瞭  。

              1993年  ,孫某經人介紹和田某相識並確立戀愛關系  ,但由於結婚時孫某和養父母對彩禮問題發生瞭爭執  ,孫某從此就對孫大爺和鄧大媽不管不問 ,即使在大街上相見也形同陌路  ,更別說盡贍養義務  。無奈之下 ,孫大爺和鄧大媽於2000年將孫某告上瞭法庭 ,要求解除收養關系  。

              2000年11月  ,房山法院判決解除瞭孫大爺、鄧大媽與被告孫某之間的收養關系  ,並同時判決自2000年11月份起孫某每個月給付兩位老人生活費一百元  。

              親情已不在  ,維權路漫漫

              判決伊始 ,孫大爺和鄧大媽身體仍然硬朗  ,並且在此期間  ,雙方關系有所緩和  ,便沒有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隨著時間的推移  ,老兩口逐漸感覺身體不支 ,沒有能力工作 ,便失去瞭收入來源  。於是在2006年  ,孫大爺和鄧大媽向房山法院申請瞭強制執行  。殊不知  ,在案件進入執行程序之後  ,孫某便又和養父母斷瞭聯系並且玩起瞭失蹤  。經過各方查詢  ,孫某名下並無財產可供執行  ,案件依法進入瞭終本程序  。案件進入終本程序後  ,執行法官也一直沒有放棄該案的執行  。功夫不負有心人  ,事情終於在2018年有瞭突破性進展  。

              2018年3月  ,房山法院執行局唐晶晶法官接手該案件後  ,經過多次走訪村委會  ,與相鄰打探後  ,終於得到瞭被執行人孫某的聯系方式  ,這給接下來的執行工作帶來瞭一絲希望  。

              唐法官很快聯系上瞭孫某  ,“您好  ,我是房山法院執行局的唐法官……”

              話音未落  ,一聽是法院的電話  ,被執行人孫某便稱:“我沒有錢 ,也沒有收入來源 ,這錢我給不瞭 ,你們愛怎麼執行就怎麼執行……”“嘀嘀……嘀嘀……”

              沒成想  ,還沒開始溝通  ,孫某就掛瞭電話  。

              人難找 ,物難查  ,有意躲避一直是執行之難  。電話溝通無果 ,唐法官將情況反饋給瞭孫大爺和鄧大媽  ,希望他們能提供被執行人孫某的其他線索  。

              “執行110”助力執行難  ,以拘促執顯威力

              “法官 ,孫某現在在傢……”

              2018年5月9日  ,在接到孫大爺的電話後  ,房山法院“執行110”行動組迅速出動  ,唐法官和法官助理梁江煥立即帶領法警驅車四十多公裡來到被執行人孫某所在的張坊鎮某村  。

              也許是不願再見多年不曾謀面的養女  ,也許是不忍親眼看見自己的孩子被法院帶走 ,孫大爺在向法官指明瞭孫某的住處之後便蹣跚離開瞭  ,那落寞佝僂的背影就一瘸一拐地消失在路的盡頭  。

              唐晶晶法官敲開瞭孫某傢的大門  ,“據我們掌握的情況  ,你現在擺地攤做買賣 ,有收入來源  ,但你拒不履行法院的生效判決 ,你的行為已經涉嫌構成拒不履行判決罪  。” 孫某並沒有因為法官的出現而驚訝  ,而是故技重演  ,稱自己做買賣也掙不瞭錢 ,沒有能力履行判決  。

              在經過多番溝通無效後  ,唐法官最終決定對其采取拘留措施  。

              案結也要人和 隻要你過得好

              “喂  ,你好是唐法官嗎?我是被執行人的丈夫田某  ,我要來法院交執行案款……”在孫某被拘留後的第五天  ,田某主動聯系法院要求給付兩位老人的贍養費  。

              “法官  ,我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瞭 ,我不應該對抗法院執行  ,我以後一定會主動給我父母贍養費  ,”在孫某認錯知錯並主動履行生效判決後 ,唐法官依法對她提前解除拘留  。

              “我對養父母虧欠的太多  ,隻是因為當年的一些小事 ,加之我那時年輕不懂事  ,有些話沒說開  ,所以關系越來越僵 。養育之情深似海  ,我希望他們能理解我、原諒我  。”孫某主動說起當年的事  ,她哭瞭  ,有些話有些情隻能留給歲月 ,塵封太久的事也不必再重談  ,唐法官輕輕拍瞭拍孫某的肩膀……

              “唐法官  ,真的太感謝您瞭  ,我也不會說太多感謝的話 ,總之就是謝謝您 ,謝謝您……謝謝!”顫顫巍巍地接過這遲到瞭十七年的兩萬多元錢  ,孫大爺和鄧大媽連連對唐法官表示感謝 ,再聽瞭唐法官轉述孫某的一席話後  ,老兩口淚流滿面  ,“以前的事就不說啦  ,希望她以後過得好  ,能多來看看我們就行瞭  。”

              至此  ,在房山法院“執行110”工作機制的促進下  ,一起跨越十二年的陳年舊案就此告結  。案結事瞭也要人和  ,養父母的理解讓孫某對過往漸漸釋然 ,孫某的反思也讓養父母一泯恩仇 。

              房山法院“執行110”工作機制自2018年4月1日起試行 ,該機制由“執行110”特別行動組通過對長期未結案進行全面摸底排查  ,篩選出符合進入“執行110”標準的案件 ,即被執行人名下無財產或被執行人下落不明且執行時間較長無進展的“骨頭”案  ,通過向此類案件的申請人集約推送報告執行線索的短信  ,鼓勵申請執行人主動提供執行線索  。此項機制實行24小時在線以及節假日無休的工作模式  ,在申請執行人提供線索的第一時間  ,“執行110”特別行動組會立即出警  。

              在當前基本解決執行難進入決勝階段的背景下 ,房山法院不斷創新工作機制 ,全力以赴攻堅執行難  。此次執行采取以拘促執的方式充分顯示瞭人民法院重拳出擊打擊老賴的決心 ,也充分展示瞭執行局幹警破釜沉舟 ,堅決打贏執行難這場攻堅戰的信心  。“黃沙百戰穿金甲  ,不破樓蘭終不還!” ,執行局幹警定會拼盡全力 , 不負期望  ,兌現向人民群眾做出的莊嚴承諾!